中午吃飯時,有人問到我摔倒的事

「那時有哭嗎?」

愣.

其實真的是很想大哭,卻還是默默的站起來收拾善後
不是因為哭了沒人扶
是不願輕易的掉淚

其實,沒人看到,哭一下也不會怎樣
但就是這樣的ㄍㄧㄣ....

伯母以前說過,
擔心我這種把事情憋心裡,不說出來的性子
怕我悶出毛病...

當時有些驚訝被這麼說
對家人,其實我幾乎沒什麼不可以說的
也總是習慣被當成藏不住心事的傻大姊


我卻在搖晃晃的公車上突然想起
伯母的告別式上
是我唯一可以完全不管外界眼光,無須忍耐,
用淚水宣洩哀傷的時候....
當時雖然哭到幾乎力竭,
卻隱隱有種終於無須再忍耐的痛快

創作者介紹

花言小語

Fran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