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是為了下次的相聚做準備」……

「她的這個擔子,我是幫她擔定了」……


這是今天晚上,流金歲月裡面,令我悄悄掉了幾滴眼淚的對白……

分隔兩地的相思之苦,臨別時的難過與不捨,我是最能體會的……

毅風調去台北,只能在休假的時後,搭一早的火車回台南見阿珠
他幫阿珠挑著賣香蕉的擔子,邊賣香蕉邊逛街,兩人一起開心的過了一天,
臨到要道別時,阿珠不想看到火車把毅風載走,所以不願意送他去搭車
因為 『火車把你載走了,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把你載回來』……

實在無法不讓我想到當初那一段癡癡等候的歲月啊……

阿珠說,母親留了一件綠色的大衣給她跟姊姊,
在姊姊出嫁時,她把大衣給了姊姊當嫁妝,可是那是母親唯一留下的物品
毅風為了想買一件類似的大衣給阿珠,連續兩個多月都放棄的休假,
接了抄寫的兼差,好不容易湊了錢,花近兩個月的薪資,買了一件綠色的大衣
當他終於把那件大衣拿給阿珠,阿珠的感動不言可喻……

而我竟這樣想起他當初拎著兩個大娃娃,
從微風廣場搭了捷運又換了公車,到我住處,
當我過完春節回到台北,打開房門時,
那兩個坐在床上的大娃娃,真的把我嚇了一大跳……


全站熱搜

Fran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