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已經過了三分之二,但對我來說,卻好像才過了幾天...

10/13,週六,生病即將滿一週時,
我發現身體似乎沒什麼好轉的現象,連發燒都突破39度
心想也不能再撐了,先吃了退燒藥,
趁著比較有力氣,收拾一些換洗的衣服及日用品
打電話給同梯的宏爺,問他有沒有空送我去住院....

當時已經做好準備,若宏爺沒空,我就自己搭計程車去醫院吧
至於我家老妹...當時正在世貿參展,我也就不麻煩她....

到了醫院,我才發現自己幾乎已經沒力氣回答急診護士的問話了
護士應該也發現我已經很虛弱,
於是問沒幾句,急診護士就請旁邊的男護士,用輪椅推我過去給醫師看診....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坐上輪椅的剎那,整個感覺是想哭到不行....

以前也看過外婆坐輪椅,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等到自己坐在輪椅上的時候,
那種完全沒辦法控制自己行動的無力與無助感,如潮水般襲來....
當推著我的男護士離開時,我甚至有些害怕....
接下來我要去哪裡?我要自己推輪椅前進嗎?

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等著急診醫生找我的主治醫師....
後來因為找不到主治醫師,但我的病歷上寫著「疑似肺炎」
於是急診的醫生先讓我住進胸腔科的病房.....

根據宏爺的說法,找不到主治醫師,其實急診室可以不讓我住院的
但以我當時的住況,又是虛弱到不行,
所以他們也算是幫我一個忙,至少在醫院裡有護士照顧....

辦完住院手續,處理完一些瑣碎的事,宏爺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昏沈沈的好想睡
但是住院的頭兩個夜晚,我幾乎是徹夜未眠...

那兩晚,整晚的高燒,甚至服了退燒藥後,
溫度才剛退一些,還沒回到正常的體溫
又開始發燒了...
整晚最高紀錄每隔兩小時燒一次,共三次,最高到39.7度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護士在說明量的溫度時,語氣中都有一些「啊溫度怎麼那麼高」的意思...
整晚沒睡,高燒、咳嗽、頭暈到不行時,
我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究竟生的是什麼病??會不會....我就這樣掛了??
不想讓爸媽擔心,生病住院的事我隻字未提
但萬一我就這樣走了,爸媽怎麼辦?

胡思亂想時,腦中又一直出現那句「要堅強啊」
於是我拼命努力的集中意志,告訴自己..「蔡小芳,你一定要撐過去!」

撐過了黑夜,當陽光從窗簾縫隙透進房間時,
我才會鬆口氣:「終於.....又撐過一天了」
大概從來沒有那麼喜歡白晝過...

日間也會發燒,只是沒有夜間那樣的高燒
讓我白天偶爾還可以昏沈沈的睡一下.....

幸好這樣的高燒不退,在週一,把主治醫師,換回原本我看的那個醫生後,
調整了我的用藥之後,就沒再出現那樣的高燒了.....

全站熱搜

Fran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